9 年 1700 亿的「数位国家」方案推得成吗?余宛如成立数

9 年 1700 亿的「数位国家」方案推得成吗?余宛如成立数

作者/ 余宛如 部落格

我们办公室日前刚成立的 数位国家促进会 ,招来民间的一些迴响,乐见其成有之、督促批评有之、袖手观望有之。我想是时候来跟大家说明一下,促进会目前为止的具体运作方式,以及当中的逻辑所在。

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,之前在 谈亚洲‧硅谷的时候 ,我就特别在意沟通平台的建置。 数位国家促进会,正是延续我的这个问题意识,要建立民间与政府之间的沟通平台。 所以每个礼拜,我们会邀请在各个产业耕耘已久的专业人士,来跟各国会办公室的助理群,分享他们在业界看到的实际状况。

真实世界里的问题,可以说是盘根错节,光靠着宣示性的纲领,解决不了实际的问题。所以各办公室得要了解状况之后,才能配合自己的专长分野,着手和行政部门沟通、釐清状况,踏踏实实地解决问题。从召开协调会、参与行政部门的内部会议,到解决方案成熟后召开公听会、拍板定案,过程中团队得要投入许多心力,才能确实解决问题。

这种鸭子划水的做事方式,也许并不讨喜。但我自己是创业出身,我知道只要务实解决问题,假以时日总会守得云开见日出。这是我们办公室一贯的做事风格,也希望能透过促进会的平台,让各办公室的努力能被大家看见。

光这样讲,也许太抽象了,大家难以想像。接下来跟大家分别谈谈,早在成立促进会之前,我们办公室就在追蹤并且试图解决的几个问题,包括医疗、计程车、物联网。

医疗资讯开放应用

台湾的全民健保虽然有功有过、毁誉相伴,但是藉此整合的医疗资料库,却毫无疑问是座宝山。不论在学术研究或者商业应用上,都获得相当的瞩目。尤其现在数位经济正夯,如何结合医疗资讯和数位技术,来发展精準保险、精準医疗等加值服务,就显得格外重要。

去识别化的资料,实际上已经能透过卫福部的卫生福利资料科学中心来申请,这部分问题不大。真正的问题是:为了要发展精準服务,需要个人化、可识别的资料。以往讲到这个问题,往往都归咎到个资法规範太过严格,或者陷入隐私权的争议当中。考量到每个人对自身隐私看重的程度不一,个人化医疗资讯要是由政府来整包授权,当然难免争议。

但在我们办公室实际研究法条、与相关部门(卫福部、法务部)多次会商之后,确认个资法第六条当中的但书,已经开出「当事人书面同意」这条路。再结合电子签章法的凭证规範,当事人只要透过电子凭证完成意思表示,就可以在约定範围内,授权服务提供者来蒐集、处理或利用他个人的医疗资讯。「当事人授权」就像是一把铲子,让我们有机会挖掘出医疗资料库这座宝山的真正价值。

问题在于,法规上虽然有这条路,但卫福部在「接受当事人授权,让第三方得以应用其医疗资讯」这件事情上头,既没有受理申请的程序,当然也没有建立资料库的自动化传输机制。授权程序不明确,就只能「个案处理」。但大规模的商业应用,哪经得起一笔笔个案处理,带来的庞大交易费用?所以建立授权程序和介接机制,才是迈向医疗资讯精準应用的当务之急。

这几个月以来,我们办公室和国发会合作,参考美国、芬兰的做法,陆续召开几次跨部会协调会,一步步紧盯专案进展。如今只待卫福部拟出明确程序,就可以进一步将授权程序付诸公评,早日敲定解决方案。过程中的研究、沟通、释疑,全都是得要脚踏实地的硬功夫,马虎不来。为的就是要释放医疗资讯的潜力,发展各种个人化的精準服务,不要坐在金山银山上当乞丐。

计程车与 UBER 之争?

前阵子的争议当中,各界的讨论往往胶着在「该不该让 UBER 合法?」但我们办公室切入这个议题的角度不同,是从这样的问题来着手:「阻止我们将新科技应用在计程车解决方案上头的是什幺?」从这样的问题意识开始,我们耙梳了计程车业的相关规範,并且先聚焦在计费錶的数位化上头。

什幺叫计费錶的数位化呢?现在大家坐的计程车,上头都会有个计费錶,这是法律授权主管机关,由主管机关制定规範、强制安装的。但是相关的规範,却是在卫星定位技术尚未普及之前订定的,在计算里程这件事情上,还是以轮胎转动为基础,加上车辆规格参数来换算里程的传统方式。于是,计费錶就得要以硬体的形式,送至标準检验局检验合格,才能合法安装在计程车上。

如今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机,等于是用无数的卫星定位仪布建好基础建设。只要主管机关释放空间,让人们能用卫星定位技术,加上电子地图的校正来计算里程。人们手机里的卫星定位仪,就有机会取代原本用硬体方式布建的计费錶,让计费錶变成手机里的软体。这样一来,就能节约过去耗用在硬体更新的大量资源和经费,让计程车的服务变得更有竞争力。

进一步和路政司沟通之后,他们表示在多元化计程车方案拟定之时,就有讨论过计费錶的问题。因为多元化计程车既然以 APP 派车为基础,将卫星定位计程整合到 APP 里头,照理来说也是水到渠成。但是当时却引发计费錶业者的反弹,透过计程车业者表达强烈反对。

计费錶业者的说法,是担心卫星定位技术精準度不足、引发消费纠纷。但是计程终究是为了计费,要提高计费的精準度,不是只有提高计程精準度这一条路,缩小计价单位也是个方向。好比说,相对于计程车一跳 5 元,UBER 的计价是以 0.1 元计算。要化解消费者疑虑和纠纷,不一定只能拘泥在计程的精準。卫星定位技术,也能透过电子地图、软体校正等辅助机制,来提高精準度。

政府与其坚守计费錶的既有规範,要求计费錶送标準检验局检验,追求计程上的精準,不如给卫星定位技术让出空间,鬆绑运价、计费方式上的限制,好让各种技术能互相竞争、不同偏好的消费者能各取所需。

所以我也将在近期之内召开公听会,重启多元化计程车方案的讨论,好让数位化计费錶等解决方案,能帮助多元化计程车提供更好的服务。而这点滴的改革当中,动辄会撼动到原有的市场边界,让原本的业者面对新技术的冲击和竞争,当然会激发反弹。

在既有业者之外,导入不同的声音和意见,这是我身为民意代表该有的担当;但也需要民间的积极参与,才能平衡反弹的声浪,用更开放的规範促进业者间的竞争,好让科技为我们的生活服务。

物联网的基础建设

物联网大潮正夯,大家往往看着政府要投资多少预算,或者科技展中种种酷炫的装置,但是政府真正的当务之急,反而没有得到充分的注意。好比说为了物联网发展,需要的通讯基础建设,就一直卡在政府规範不清、行政效率低落。

什幺是物联网需要的通讯基础建设呢?这就要讲到物联网趋势当中,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,就是高功率、高传输量、高耗能导致的待机时间短缩。好比我们现在最熟悉的行动通讯装置:手机、笔电,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当中,一直朝三高的方向发展。3G、4G、wifi 等通讯技术,也是配合着这个方向在发展。

手机、笔电这些装置,因为随身日用,三天两头充一次电还不是个麻烦。但是压力感应、烟雾侦测、声音感应等等平常感觉不到,紧要关头却不能没电的装置,也使用这些通讯技术的话。高耗能导致的高维持成本,就会变成是个大麻烦。所以世界各国都为物联网划定明确的频谱,并且建立一套与过去趋势相反,讲究低功率、低传输量、低耗能的通讯系统。

而我国的低功率频谱,非但一直到去年年底,才配合国际规範,底定了 920-925MHz 这个方案。还因为该频段和 ETC 的频段有重叠,激起了远通的反弹。纵使在技术上,低功率的物联网讯号其实难以干扰 ETC 的高功率信号,但这频谱分配一拖就是半年,一直到今年 2 月底才终于公告。在日新月异的物联网浪潮中,各国都是分秒必争,我们却连游戏规则都讲不清楚,延宕了业者布局的脚步。

与此同时,低功率物联网的两大系统:Lora 和 Sigfox,想要在台湾布建基础设施,为低功率装置提供超窄频、超远距的资料传输服务。历经了几个月的沟通,NCC 却直到现在,连它们要不要申请执照、该申请什幺样的电信执照都讲不清楚;都还不谈美、欧对低功率物联网通讯是採报备制,根本无需执照。对比新加坡政府从釐清问题、制定方案、修改规範、公布实施到业者取得执照,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,NCC 的行政效率实在令人心寒。

凡此种种,都是在物联网的酷炫表象之下,政府真正的当务之急,也是我们办公室一直紧盯、督促的议程。政府不该只想着要自己投资布建基础设施,相反地,应该要给出物联网的明确规範。政策框架明确,业者才会有投资信心,物联网的基础建设自然能发展。

迈向数位国家之路

一口气看完这几个议题,大家或许会有点晕头转向。而现实中的问题,正是这样盘根错节,需要人来抽丝剥茧、一一化解。真正的改革,得要在複杂的现实、利害权衡当中,一点一滴推动。光只有宣示性的纲领,解决不了这些问题。

分享完了这几个案例,我想回到一开头的主题:数位国家促进会。在我的想像中,促进会就是要串联民间和政府,盘点出一个个问题,踏踏实实地解决掉它们。过去包括我们自己在内,是各个国会办公室闷着头各自做。将来我们可以在促进会的框架下,分进合击、互通有无。假以时日,这一点一滴的改变,才能汇聚成巨大的能量,释放出台湾民间的活力。

虽然有点低调、有点土气。但这是我心目中,真正踏实的,迈向数位国家之路。

延伸阅读

台湾科技预算 100 亿要怎幺花?立委余宛如:服务业先转型再说工业 4.0
余宛如:台湾创业能力认知,全球评比倒数第一
行政院通过「数位国家」方案,将在 9 年内投入 1700 亿台币!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