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长期照护,30、40、50岁最该知道的6件事

「长期照顾是一座幽暗空谷,深不见底,有可能会拖垮一家子人」,长期辅导长照家庭,看尽许多「久病床前无孝子」人生百态的卫福部草屯疗养院老年精神科医生沈政男感叹,「照顾失能失智的家人,有两成想自杀、每六人有一人想杀人。」要如何避免长照悲歌不断上演,不管你现在是三十、四十或五十岁哪个世代,预先做好準备,对于自己与家人,都是一种慈悲。
在保险公司担任业务主管的杨珑元,在二十八岁那年,父亲中风倒下,一病就是十八年,期间经过三次小中风,进出医院无数次。他最怕听到暗夜电话声响,因为,电话那头一定是母亲从医院急诊室传来的急切声音:父亲又住院了。几度从鬼门关抢救起父亲,他常想:这样担心受怕的日子,到何时才是个头?
身为独子的杨珑元,背负传宗接代的压力,前后也交过两任女朋友,但是,当女方得知他家中有一位需要长期照顾的中风父亲,就纷纷打退堂鼓,杨珑元表示,他到三十多岁都还不敢想结婚,因为光父亲一个月的医药费,就是一大笔开销,如果结婚生子,经济压力将更为沉重。虽然有母亲照顾,但长年下来,他也担心母亲撑不住病垮了。在经济、家庭因素的考量下,直到父亲过世之后,他才敢娶妻生子,开始正常的家庭生活,这时,他已经四十六岁。
沈政男指出,根据临床经验,失能失智平均照顾的时间为十年,头五年从轻度到中度,后五年则是重度到临终,「照顾的家属不崩溃不算正常。」他感叹地说。
像杨珑元这样的状况,并非特例,台湾有七十五万五千个家庭陷入长期照顾的困境,没有人知道下一个会不会就是自己。其实,面对长期照顾议题,不应该被动的等着发生,而应该主动提前因应,在人生不同阶段,三十、四十及五十岁三个世代,都有应该做、必须做的準备工作,只有预先做好心理、财务等準备,才不至于临到之际,「惊慌失措」、「困顿无助」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专家分别针对三十、四十、五十岁世代,提供了以下的心理準备与具体建议:
三十岁世代:预先做好保险规画及对老化的认知

三十岁世代,刚好是投入职场约五至六年,可能已经晋升公司小主管与準备结婚的阶段,一般而言,此一族群的父母亲大约才五、六十岁,刚好进入「準退休期」。亚洲大学健康产业管理系助理教授张淑卿表示,人的身体状况在二十五岁时到达颠峰,并开始逐渐走下坡。为了能够延缓老化时间,她认为要趁着年轻,就应该强化对「老化」的认知。
首先,要先培养对老年人身体退化能力的警觉性,在日常生活中观察父母身体状况是否已经开始退化,例如,体力是否大不如前,常常坐着看电视就睡着;是否常忘东忘西,整日闷不吭声。应适时多予关怀,鼓励父母走出家庭,培养正当的休闲生活、多参加老友聚会,甚至参与社会活动等,避免假日多待在家看电视,少了人际关係的互动与刺激,如此才能延缓老化的速度。
关于长期照护,30、40、50岁最该知道的6件事

另一方面,因为此一阶段的族群已具备经济能力,不妨帮父母或自己规画长期照顾保险,一般而言,年纪越轻,长照险的保费越便宜,现在三十岁,二十年期缴满期之后也才只有五十岁。至于父母亲,则检视一下保单,特定伤病的保障是否足够,如果不足,建议可加购残扶险或长期照顾保单,以备不时之需。
以台湾平均寿命为七九.八四岁计算,离三十岁的年纪还有两倍半之多,一般人可能认为距离「老年」还早,根本无须顾虑,然而,根据卫福部统计,十五岁以上身心障碍失能率均超过两成,身心障碍者使用到长期看护的可能性不比老人低,及早準备,才能无后顾之忧。
四十岁世代:安排长辈老年住处

对于四十岁世代来说,除了三十岁世代必须注意的事外,此一世代最重要的课题,就是父母与自己的「房事」问题。因为四十多岁族群多属于「上有高堂、下有儿女」的「三明治族群」,经济较为稳定,同时会面临与父母共同居住或自行购屋的不同选择。
不少人会想换大房子,甚至是透天厝,享受三代同堂的天伦之乐。然而张淑卿引用日本经验指出,这个年纪其实不应换大坪数房子, 若有换屋需求,反而应该考虑退休或老化的需求预作準备。
住商不动产企研室主任徐佳馨表示,由于台湾有许多从南部离乡背井来台北打拚的外乡人,虽然在北部事业有成,但父母都仍住在乡下,限于父母年事已高,常常会陷入两难局面,她建议几大考量方向:
一、跟父母商量,是否愿意北上同住,如果愿意,为避免生活上的摩擦及保留彼此的居住空间,可以考量与兄弟姊妹及父母居住在同一栋楼或社区,一方面保有自我空间,另一方面可以互相照料,若是父母身体有恙,也能就近照顾。
二、由于父母的年纪渐大,因疾病或老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,未来可能有轮椅或行动辅具的需求,如果是公寓型住宅,建议买在一楼 ,方便出入,也可以让父母与邻居互串门子,增加良好人际关係。住宅周边紧邻市场、公园、医院,交通便利、生活机能佳是最好不过了,让父母亲感觉与住在乡下的生活并无太大改变,并能享受较好的医疗照护。
三、坪数不宜太大,家具不要过于複杂, 应保持好的动线,因为长辈年纪大,体力逐渐衰退,最怕跌倒。尤其遇到年度大扫除,更为累人,如果父母亲两人居住,只需三十坪左右的空间,容易清洁与打扫。平常时各自开伙,假日时可以相约共同餐叙,享受三代同堂的乐趣。
值得一提的是,四十岁族群的子女大约是国中小、青少年的阶段,平时就应灌输子女应对祖父母提供关怀与照顾的观念,并身体力行示範给子女看,例如,让孩子学习帮祖父母量血压,叮咛医嘱按时吃药,甚至大一点的孩子,也能协助带长者去医院看病等,让孩子有参与感,将来也能共同分担照顾之责。
五十岁世代:为退休做好各项準备

五十岁世代,父母大多已年迈,自己也将迈入「空巢期」, 「老化」问题无可迴避,也必须主动积极因应。此一世代应注意的三大课题为:
第一、 学习断捨离,调整自己过简约生活。现年八十岁的吴伯伯,因为电视购物盛行,他闲来无事就喜欢看电视买东西,家中两间储藏室装着满满的物品,因为年纪大健忘,他常常忘记还有一大箱卫生纸放在储藏室的一角,趁着促销价又买了一箱。许妈妈用了二十年的陶锅,盖子都摔破了还捨不得丢,院子里瓶瓶罐罐、陈旧的锅碗瓢盆、报纸佔据一大角落,这些都是每个家庭或多或少会发生的场景。

断捨离是断绝不需要的东西,捨弃多余的废物及脱离对物品的执着,人往往会陷入「需要的不多,想要的太多」,要改变父母,先从自己力行简约生活开始,少逛卖场、少买东西,尽量减少物慾的需求。
可以趁着帮长辈大扫除的机会,一边进行「怀旧」治疗,强化老年人的认知功能,减少父母失智的机率。另一方面,理性沟通说服父母将无用的物品丢弃,评估后觉得真的是「非必要」的物品,可先暂时搁在一旁,等待适当时间丢弃,切忌当着他们的面处理,以避免不必要的冲突。
一旦生活简单,吃的、用的不需要这幺多时,自然清心寡慾,快乐长寿。
第二、 仔细思考自己希望过怎样的退休生活?包括休闲生活、财务及健康上的充分準备,并多了解更年期、老年癡呆症等老年疾病。在美国,估计有五百四十万的人被确诊为老人痴呆症,这个数字着人口老化还在迅速增长。多鼓励父母亲接触人群,多跟家人聊天,或是参考国外做法,运用算数与阅读,让老年人「动动脑」、活化脑细胞,均能有效延缓失能失智的发生。
第 三、预先安排「身后事」与「安宁照护」。传统中国家庭都忌讳谈论死亡,认为子女提此问题就是不孝,但这非但不能避免,更要主动及早讨论,以预做準备。包括了遗产分配、身后事的处理、要不要採取插管急救等,能够事先沟通交代,就能减少后辈的慌乱与纷争。如果子女不方便谈,也可以委託专业人士代为沟通说明。如果长者真的很避讳谈,就不要勉强,暂停沟通,可透过戏剧或新闻事件有关子女争产、长年卧病插管的案例加以引导。
随着高龄社会的来临,老年人照顾老年人的「老老照顾」问题,将成为重要议题,坊间常发生老人本身多病,又要长年照顾父母或配偶,在身心俱疲下,狠心杀害被照顾者,造成照护杀人的人伦悲剧。这都是照护的对象跟自己都逐渐衰老,看不到人生的出口,生活陷入贫困,或自己体力不支等,照护者撑不下去,才会沦为照护杀人。事实上,若能及早寻求社会资源协助,或可有效防範类似不幸事件的发生。
别宠坏长者,自力支援是王道

除了以上必须特别注意的三大项课题外,台湾有许多「 假性需求被照顾者」,也就是被照顾者还未达失智失能的阶段,能够透过复健或自力支援的方式重新站起来,才能减轻照顾者的负担。
原本在贸易公司担任会计工作的李小姐,因为母亲膝关节开刀,又有长年糖尿病,伤口必须好好护理,不得不留职停薪在家照顾,然因为母亲依赖性重又怕痛,生活起居都需要别人打理,复健效果也不佳,造成照顾上的困难。
台湾居家服务策略联盟理事长涂心宁表示,像李小姐类似的案例非常多,主要是家人认为:长者不能动、不想动就算了,不该勉强他们。也有些是子女宠父母,不忍心看他们受苦,就不勉强他们进行复健。事实上,以膝关节镜手术而言,必须利用行动辅具进行半年至一年的持续复健,才能重新站起、自由行走。若因为怕痛而不动,恐怕永远都站不起来了。
因此,不管是照顾者或被照顾者都要有正确思维,要透过自力支援,运用各种辅具协助照顾者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。
所以她认为,在面对「长期照顾」这个议题时,一定要谨记「自力支援」的态度;她举一个很好的案例,现年八十二岁轻度中风的黄爷爷,因为下半身无力,一开始是坐轮椅去日间照顾中心,经过评估之后,协会认为他能透过一连串团体活动而自立,另搭配复健及算数、写字等认知性活动,可以复原。果然,不到半年的时间,黄爷爷就能摆脱轮椅,自行站立与行动。
一般而言,中老年长者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慢性病,但涂心宁提醒,不要把自己当病人,与慢性病和平共处,仍然可以过着正常、愉快的生活。但最重要的还是,要积极预防,延缓自己失智失能的时间,避免落入需要被长期照顾的可能性,若人人都能在自三十岁开始就提前认知老化、预防老化,并採取因应措施,不仅让自己的老年生活过得有品质,也不会成为家人的负担。
关于长期照护,30、40、50岁最该知道的6件事

相关推荐